潯陽區 | 濂溪區 | 開發區 | 廬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區 | 柴桑區 | 湖口縣 | 都昌縣 | 廬山市 | 德安縣 | 永修縣 | 武寧縣 | 修水縣 | 彭澤縣 | 廬山西海

【致敬英雄】徐尤松 :血染軍衣不下戰場的英雄營長

編者按

英雄是民族的脊梁,是時代的引領者,在和平年代,英雄的事跡更應被傳頌,英雄的精神更應被傳承。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更好地傳承紅色基因、學習英雄事跡,促進廣大市民深刻領悟英雄精神,傳承榜樣力量,發揚艱苦奮斗、砥礪前行的革命精神,九江日報社九江新聞網聯合九江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特別推出“向共和國致敬”系列欄目——《致敬英雄》訪談報道,對全市10名榮立一等戰功獎勵回地方的退役軍人進行了探訪,邀請他們講述當年戰場上穿越槍林彈雨、保家衛國的感人事跡。

 

今天,讓我們走進血染軍衣不下戰場的英雄營長徐尤松,聽他講述戰爭中驚心動魄的故事,向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

 

1979年2月26日,陸軍某部一營在越南復和縣班古西側無名高地上,與越軍進行了一場殊死血戰,以極小的代價全殲越軍567團第2營共236名,俘虜敵人1名,繳獲眾多武器,創造了我軍以一個加強營殲敵一個營的輝煌戰績,此戰打出了軍威國威, 廣州軍區為1營記集體一等功,中央軍委授予2連“攻堅英雄連”榮譽稱號,1連班長雷應川、2連副連長黃紀石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榮譽稱號。


這場戰役結束后各大報紙爭相報道,軍委機關報《解放軍報》在當年3月對此次戰役進行專題報道。戰后,此役也被作為對越自衛反擊戰經典戰役編入中國軍事科學院戰地教材。當時擔任1營營長的徐尤松年僅27歲,作為此次戰役的指揮員,他帶頭沖鋒陷陣,帶領全營出色完成任務,榮立一等戰功!


圖片2

 

1978年12月上旬,是徐尤松在部隊的第九個年頭,當時還是連長的徐尤松回家探親才三天,就突然接到部隊的加急電報:“速回!”徐尤松心里一驚,心想一定是有大事發生。老父親看著徐尤松凝重的神情,雖然心有不舍,但還是和兒子說:“部隊肯定有急事找你,你快回去吧,家里人都好,不要擔心我們。”


徐尤松含著熱淚匆匆告別父母,趕回部隊才知道,他們這次要去廣西前線打仗。雖然之前部隊也經常戰前準備,但是真要上戰場徐尤松的內心除了激動、緊張還懷揣著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因要上前線打仗,他從連長被提拔為營長,全營500多名戰友的性命全都交到他手里,他深刻意識到自己肩負的責任,深知自己今后的每一個命令都將關乎戰場的勝負


圖片4

徐尤松在指揮戰斗(中)


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尸還。徐尤松懷著“戰必用我,用我必勝”的決心,在駐地留下了給父母的遺書后,便頭也不回地和戰友們一起奔赴前線。


在戰斗開始后,徐尤松不怕流血犧性,帶頭沖鋒陷陣,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一心想著戰斗的勝利。1979年2月19日,在哥新村北側的戰斗中,他冒著敵人炮火帶領大隊前進,大腿中彈負傷鮮血直流,團領導和教導員三次勸他下火線,他仍咬牙堅持。他說:“我只是輕傷,還能戰斗。”戰斗結束后,他仍堅守戰場,在營部醫生簡單處理后,又帶隊進行了五天的清剿行動。


圖片3


2月26日,全營奉命攻打班占西側無名高地,雖有傷在身,但考慮到此役的重要,徐尤松還是忍痛帶領全營從西側往四號高地沖鋒,行進至半山腰時,面對敵人火力嚴密封鎖、部隊前進受阻的情形,他一面組織火力壓制敵人火力點,一面帶頭沖鋒,高喊著:“共產黨員跟我來!”話音剛落,徐尤松大臂中彈負傷,但他全然不顧傷痛,憑借滿腔熱血向前沖去,全營指戰員在他的感召下,發起了第二次沖鋒,許多負傷的戰士仍然堅持戰斗。當徐尤松快沖到第二道戰壕時,突然,一發炮彈落在他身邊,炮聲過后,他的頭、手、腹部七處受傷,鮮血染透軍衣,他仍咬牙硬挺著身子堅持指揮戰斗,身邊的警衛員正要把他抬下去時,他大聲制止:“沒有奪取四號陣地,我死也不下去。”后來,教導員看到營長傷勢嚴重,不得不命令三名戰士強行把他抬了下去。在擔架上,徐尤松還大聲叮囑教導員:一定要把敵人全部消滅掉,為犧牲的戰友報仇。


到了戰地醫院,見慣了傷員的醫生驚呼:“為什么現在才來,你不要命了嗎?”徐尤松答道:“命當然要了,留著就是為了消滅敵人!”后來他在病床上躺了一個多月,雖然彈片取出來了,但是全身多處還是留下了影響終生的后遺癥,后被評定為因戰傷殘七級。


圖片1


英雄已成往事,今朝不忘初心。80年代,徐尤松轉業到了九江糧食部門,在企業工作18年,他仍然不忘初心,退伍不褪色。工作中,他任勞任怨,被省、市兩級政府授予模范軍轉干部稱號。生活中,他平易近人,從不擺老資格,平時很少向外人透露自己是殲敵眾多的英雄,就連和自己的家人,也很少談論自己的“輝煌歷史”。 用徐尤松的話說,他只是做了軍人應該做的事,他這一生最大的成就不是消滅了多少敵人,而是活了快七十年,從沒有給我們偉大的祖國和家鄉親人丟臉。


他脫下的只是軍裝,脫不下的是滲透到骨子里的軍人氣質。經過多年言傳身教,他的子女們也從小樹立了保家衛國的遠大理想,經過刻苦努力學習,他們也都實現了自己兒時的夢想。徐尤松的女兒、女婿都是部隊軍官,兒子、兒媳婦也是軍工企業的青年骨干。對于這個家庭而言,國家永遠高于一切!(記者 何文貞/文 呂祥飛/攝 呂菁)

[責任編輯:夏瑩]

pk10收费精准计划群